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

不入


這算是我人生的第二波了,格格不入感。第一波發生在青春期,第二波,更年期。我誠心希望這只是我賀爾蒙失調作祟。



我已經多次和大王說,「我不喜歡可預見的未來」。這樣說算是含蓄了,我真正的意思是我沒有未來,我看不到自己可以共處的未來,這世界的發展走向完全不是我的菜。但更大的重點是在:我覺得多數世人都瘋了,我無法在一群瘋子裡維持心智正常,甚至溝通,我和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卻被迫存在於同一個世界。

不是我自視清高,在短短兩天內我就聽到兩個國籍不同的人分別提起同一件事:發展AI(人工智慧)的人,並不知道AI是如何運作的,他們只知道AI學習力快又強,卻無法得知AI是憑藉什麼點,在自我修正人類向它指出的錯誤。舉例來說,「如果」iphone的人臉辨識是種人工智慧,那些研發iphone人臉辨識技術的人,並不知道AI是憑藉什麼在分辨一張臉的,所以他們也無法預測在什麼情況下,人可以唬過iphone的人臉辨識進而破解,所以若有某iphone出了問題,技術人員解決的並非他們所能找到的程式錯誤,而是通知AI再深入學習並更正。
換句話說,我們是在操控一個我們根本不懂的東西。

曾經打敗多位世界棋王的AlphaGo已經退役了,新登場的AlphaGo Zero痛擊了AlphaGo,而且AlphaGo Zero並不像AlphaGo是使用人類知識制霸圍棋,它的學習無需任何人類的指導或給予圍棋資訊。講白話文:現在是一堆高智慧人類在試圖理解AI,並向AI學習更高明的演算法,不是AI須要倚賴人類。
輸方(人)控制贏方(AI),正常世界有多少弱控強的例子?又,這處境能維持多久?
無怪乎霍金會認為AI將取代人類,人類若要生存下去應該趕快移民它星。這真的不是危言聳聽,嗤之以鼻的人若不是那些搞不清(或不在乎)世界變化的人,就是無根據地自傲到認為弱可制強之癡漢。

我曾向幾個親近的人吐露過自己厭世的心結,這些人除了大王之外無一不認為我是太不知足,他們輕忽理解的是,我之厭世事實上是反過來認為他人太不知足,人類太不知足(到底要活成多享受或便利,才是終點?)。人類的野心早就超越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了,我不懂大家怎會如此無感,無危機意識,甚至如此開懷擁抱任何新科技,沒有懷疑,且很多很多信任。

轉過頭看,那些反安樂死的,那些堅持罷免黃國昌的護家或安定之流,竟還在說天理該自然,人該自然死去,該自然異性相吸,我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活在哪個古代?真沒一絲意識世界在老早以前就不自然了嗎?真不知道生病看醫生,甚至日常用核電,都早就跨越自然了嗎?

能怎樣維持我的神智正常,是我現在最大的難題。我真的很希望它只是更年期賀爾蒙失調,我不必快樂(或肖想快樂),我只要能不覺沮喪,就是奢求了。感謝大王是我人生重要伴侶,至少我身邊有還個理解我,有能力拉著我,並不覺得我是個停擺消沉廢掉的人。







6 則留言:

  1. 感覺上是我們正在自取滅亡
    無論是對於大自然的破壞 或者人類世界的秩序
    好可怕 但卻無能為力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我們是在自取滅亡無誤,就算我的沮喪只是賀爾蒙失調,也改變不了我們都在做瘋狂事的事實。我甚至常覺得現在盡力都已經太晚了,因為有些東西是無可回逆的,例如核廢料,就算世界在明年起都一起廢核,那些既有的核廢也難處理。
      我最大的自我安慰也只能落在:自作自受剛剛好而已,沒必要難過憂心。只是生活上若遇到白目無識的人,真的很難逼自己去維持基本友善。

      刪除
  2. 我反而是覺得人類的自私真的讓我很沮喪。現在我自己開店,每天在店裏遇到的顧客,那些對旁人視若無睹的自私的人,真的讓我覺得很噁心!而讓我更沮喪的是,大部分這些人渣,是一些年輕的爸爸媽媽!!其實真的很可怕,我已經可以想像這些人培育出來的小孩會是怎樣的人。這樣真世界真的讓我很失望!
    世界其他的事,例如環保之類的話題真的更加不用說了,有時候這樣想真的還蠻灰心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人性本來就存有自私面,就算不是百分之百,也有一定比率。好比那些決定研究AI的人,他們心中若有想到他人和地球,他們就該有很深的猶豫,決定做下去之舉不是自私是什麼?還有重視人口紅利那些人,不是自私是什麼?我不相信他們不知道世界人口已經超過地球負擔,他們只是選擇去忽視。

      刪除
  3. 我也覺得現在已經是一個太過瘋狂的世界了,
    每天都有超乎常理的事情在發生,
    我深覺若不是人類自相殘殺到死就是等著被外星人(或AI)占領吧
    活著真的是一件辛苦的事情,才剛進入3字頭沒多久,
    我就有一點感到厭世了。
    黃國昌被罷免完全顛覆我對人類分辨是非的能力,
    或許他不完美,但他的努力我完全是肯定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很多人都在說M型社會,但他們所說的M型社會指的是經濟,我事實上覺得大眾在智識上也是M型的(不是學歷高低,而是對世界的了解度),那些不關心世界的人很敢強辯狀況沒那麼嚴重,他們也不知道EMAIL的垃圾信過濾機制其實就已經用到AI,他們大概以為只有自駕車出現才是AI的開始,然後等他們都意識到時,這世界早就處處充斥AI了,就像核電已經普及很久很久之後,才開始有人反核,但此時才反都已經慢了,更何況到死都還有很多不反的人。
      很多時候根本覺得已經沒什麼好和他人溝通的了,黃國昌被罷免之事也是其一,明明大家都討厭只能挑一個較不爛的蘋果的無奈,但真有顆沒爛的蘋果出現時,其下場居然是這樣!大家真的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嗎?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嗎?不清楚!難怪我們得浪費那麼多地球資源。

      刪除